關於部落格
妙不可言
  • 75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水月

五年後

「那荒唐的少爺終究把持不住家產。」緊跟在主人之後的俾女抱著一大堆的卷書不住搖頭。

「凡哥聽過從家鄉那快馬傳來的消息了嗎?」紅衣俾女接過卷書對著主人身後的春池咬耳,深怕主子不喜歡壞消息。然而在春池的粗心大意下是怎樣也瞞不住主子。

程意凡手口並動,不斷的翻閱收回的帳目;早在前年就已經脫手贖回自己的長工契約,如今的程意凡憑藉著天生的商人本色,往南進。春買夏賣,秋獵冬售;不斷不斷累積財富的他早已成為地方上一介小富商;再加上早年當掌櫃跑腿兼收帳時恰巧得識現任巡府,一線拉一線的熟悉不少地方官員。程家布莊也就這麼被程意凡給闖出了名號,驗證了當初老爺所訴,此人不為大官即為富商預言。

「夏蓮、春池,盡速把所有的帳目給核對核對,今晚無論多晚都要啟程回去!」

該死的四姨太,該死不管事的大老爺,該死的這帳目是哪個人弄得污七媽黑!

春池頂不住程意凡的怒氣,只能不停檢閱著被丟到地上的收據,認清了上頭的數據再交由夏蓮,讓夏蓮與程意凡去協調數目與金額。她是憋腳了點,但跟了程意凡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唯有冷靜又沉穩的夏蓮才有辦法在一陣怒斥下反駁程意凡!

「先把劉家的冬季狐獵放入考量,山上的靳氏昨天就已經將五十張狼皮送到,還有這邊有新的鄭姓買家想跟你進貨做絹繡…」夏蓮語未停,程意凡已拿起帽子穿上錦繡大衣。

-----

該睡了所以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