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妙不可言
  • 76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素釵之歌】關於素與釵

【素釵之歌】關於素與釵

 

失去愛子是自己無能阿!知天命有何用?非關尋常鬥智鬥狠的可笑命理,竟是我一生無法成全天倫之夢的元兇!不論我私心如何作祟,保不住的孩兒終究是保不住!知天命有何用?

 

兒阿,是為父對不起你,兒阿,為什麼你不怨我?讓你生生死死不得安寧的就是我!你最無能的父親!為什麼你還能如此澹然的看待命運這樣的抓弄,把我所有的罪孽全背負而不埋怨,都是為父無能,都是為父無能……………

秋末殘留著秋老虎的威風,午夜驟涼,卻不是悶人出汗的風,然,緊抓住繡美薄被玉指正滲出冷汗,被聲聲無能喚醒的葉小釵翻身環抱住不停顫抖的身軀,即使已經習慣他的夢囈,仍不免心驚!由粉唇呼喊出的無能背後,藏著一段段無能為力的過往,簡短而沉重。

輕順被汗水沾濕的前額落髮,思索著髮絲帶來的觸感,用力一抱,沒幾兩肉的纖細身軀便落在自己身體的上方。雙腿四肢交互糾纏,像是要把對方搓揉成自己的身體的一部分,葉小釵抱的認真,心下想著如何救出被厄夢圍剿的迷途羊。葉小釵不住輕拍骨感突顯而削瘦的背,規律而持續的給予安撫。

可不能直接叫醒白蓮,上次一叫讓他自尊受傷了很久,鬧憋扭足足鬧上一整個月,那可叫人吃不消。 


一想起上回慘痛的經驗,葉小釵不免為一線生感到抱歉,自己是有當出氣筒的覺悟才叫醒白蓮的,沒想到居然讓一線生當了砲灰,自己不僅沒事,還順道被拉下水當共犯,不知道一線生的鬍子長回來了沒?白蓮突如其來的玩興雖然無傷大雅,可一思及沒了鬍子又賭氣閉關山洞練圍棋雪恥的一線生,葉小釵不免慶幸自己安全過關的同時,暗暗的發誓絕不再擅自作主叫醒白蓮!

該怎麼辦呢?

越想越沉的葉小釵不知不覺加重了手力,似乎要壓碎身體上方的迷途素小羊。

 

素環真有些吃痛的皺眉,細長如扇的睫毛搧了搧;葉小釵見狀,趕緊鬆開過重的氣力,深怕吵醒受盡夢魔凌遲的白蓮,卻在蒼白的高貴臉龐上,瞧見無神眼眸!
今夜的白蓮好像與以往不同,眼神穿透眼前放大的臉孔,空空蕩蕩的瞳孔沒有焦距,彷彿兀自飄蕩在自己的想像空間中,讓人無法親近。

葉小釵心疼得撫順白色銀絲,何苦他要逼自己逼到這般地步?過去的已經都過去了還因此痛苦真是不值得阿!逃不開的正是白蓮背負孽債,千回百轉的思唯!能為這樣自虐的人做些什麼?什麼都不能做吧!徒由他那句無能在己身印證。葉小釵的確對這樣的白蓮無能!

挫敗地吸吻滑在白玉瓷質冷傲臉上的淚,捨不得他浪費淚水,浪費心力在過往的深遂夢境,極力想要轉移白蓮漂游不定的思緒。

漸漸在霧氣薰靡的慧眼中,勉強對上迴轉神志的白蓮,一時的靜默讓兩人皆無所動,皆無所言。

哽咽開口的枯槁聲中帶著淚聲調「若有天,若有那麼一天,我必須殺你,或是必須犧牲你,請你一定要逃,求求你!」這是素環真唯一能確定的事,最卑微的請求,最無力的心願。

關節明顯的大手不住的撫摸,似對待孩童般的施予愛戀,溫柔似水般的快要溺斃被夢脅迫的殘蓮。 


拉下愛撫的雙手,素環真虔誠的親吻著,淚又這麼的滴落直下「答應我!即使我不能為你做些什麼!至少不要讓我做下這樣的決定!我已經厭倦了!我不要再有這麼無奈的命運了!答應我!」直拗的眼神透露著堅絕,即使那其中帶有悲楚,即使那其中帶有氤氳,仍是如此吸引著自己;這一生注定臣服在他的雙眸了。

『答應不答應都不重要,事情到了再說!』輕巧回應著,雙手忙不停蹄的將白絲往耳邊掛。

「可我不要再有任何我重視的人因我而死去了!」為什麼你不能懂?不要笑的那般溫柔,不要笑的那般體貼!這樣我會無法承受失去你的!為什麼你不懂!

素環真一頭鑽進寬闊的肩窩,無聲而懊惱的摟緊對方!要是彼此可以達到共識的話,是不是自己揪緊的心可以放鬆一點?一個人獨自承受命運捉弄就好,何苦讓兩個人都陷下被預設套好招的陷阱?

『要是你可以放下些我就不用這麼辛苦了。』被壓在下面久了,有點氣悶,小釵轉身讓白蓮側身而睡,從背後抱緊堅持要承諾的憂心。

真可以放的下的話,就不會夜夜被夢追著索討感情了。「這不是我可以獨自決定的!」拉過葉小釵的大手,跟著手紋細細繪出他的命理。

「事在人為。睡吧!別再多想了,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要再多想我就不讓你睡了,讓你連沒有作夢的機會都沒有。」語態輕鬆的葉小釵順勢吻咬上玲瓏飽滿小耳垂,讓懷裡愛操心的大小孩邊笑邊躲。

 
「我睡,我睡,不可以這麼卑鄙咬我耳朵啦!」素環真摀住敏感地帶,雙腳區起縮成一團,讓戀人抱個滿懷。

未知的一切,且留改變命運的繩索,且等事局的變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