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境界

關於部落格
妙不可言
  • 73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七夕賀文】譜韻

【七夕賀文】譜韻

幼小白嫩的小手在弦上來回撫弄,交互滑動的旋律不絕於耳,拂絃指法奏出流水效果,彷彿置身在小小孩童所創造出來的桃花仙境般,在座自允琴藝精湛的院士無不徹耳貫聽。


「這樣的技巧相信已經沒有人能在你面前稱大了。」白髮蒼蒼老者位居正中,笑容和藹的注視著她一手調教出來的好琴手。

為了讓眾人不再多語、不再發出令人煩躁的批評,老者特地在一年一度的詩賞會上將孩童的天賦展露在眾人的面前,事實總是勝於口頭上的爭辯,超凡入聖的技巧不是尋常人可以學得來的,老者從以前就十分確定天賦可以造就卓越,當然,努力可以補過先天不足,卻無法超越真正的天才,這是得天獨厚的,也是老者長年貫徹的信念!在她的手下沒有所謂的平凡。

她晚年能得此門生,已是此生了無遺憾,而苦心培育出來的秧苗能夠順利的開花結果,更是讓老者愉悅。

「師傅」孩童在眾人的注視下起身,嬌小的身軀藏在白色學儒下顯得惹人憐愛。

「怎麼?」仍是滿臉的笑容,老者心中有股計謀達成的預感。

「師傅前日所說的,心肝脾肺腎皆會感受到的那種感覺」說著說著孩童不禁低下了頭,腰間的如意玉佩搖晃顯現主人的不安,耳朵燥紅,彷彿連頭頂都快紅燒透了,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單純孩子。

<漢宮秋月><美女思鄉><鶯轉黃鸝><夜靜鑾鈴>……這些與箏,二胡合奏的曲目沒有給你任何感受嗎?」微笑得皺紋沒有帶給孩童安心,反而急速加深孩童急欲表達卻表達不出個所以然的心情。

孩童皺著弧形優美的香眉,果紅色的小唇撇了撇,思考如何說出心中的感受比流下的汗滴來得令人焦急

「徒兒感受是有,這些曲子讓徒兒身心感到舒暢而幸福,尤其在跟師叔,師伯們合鳴時,那真是說不出的感動,可是……」再三的退卻,又是一陣靜默。

你彈情如何為師啟不知?在心中暗暗肯定孩童的老者含著淺淺的笑,直盯著被捉弄欲哭的孩童。

「你且聽為師彈奏一曲,相信你自然就明白了。」老者正座古琴前,悠揚舒緩地琴聲集中而繚繞耳膜般的傳送,旁邊的弟子優雅點上薰香,在一片朦朧霧茫茫中,音韻像是揪住人的心,如訴如泣,鬱鬱殤殤又帶纏綿絮語,時間似停止般,連身處的空間也消失似的,只剩下環住皮膚般的執念,兀自找到腦海得一片空間停留……

     


師傅,我還是沒有辦法感覺到那種心肝脾肺腎都獲得解放的感覺,辜負了你對我的寄望了。

 

一身沉綠衣裝,淡泊的面容簪上翠綠琉梳,站在墳前的少年,永遠都是那般恬靜安祥的表情,實在很難讓人想像是否有什麼人或者什麼事可以讓他動容。

 

久居在遠離人煙的小築裡,琴魔早已練就了一身不動聲色的表情,以至於在師傅的喪禮上除了安靜,沒有任何跡象可以看出他心底波濤洶湧的難過!儘管沒有人會責備,但無法哭出來的琴魔只能默默躲到一旁看著人來,看著人往,直到自己獨自守喪時,在弦上抹上一道道血與淚。

 
那時候哭出來會比較好嗎?

大聲疾呼地悲天哀地,師傅會就此醒過來

嗎?或許會吧!被那些自以為盡為人徒子責任的喊叫給吵醒。

唯琴可以了解自己阿!

垂下頭對著以屆滿守喪準備離去的墓碑,那深藏的感慨說明了自己不善與人交往的窘境。還是回到流光水舍過著隱居山林鎮日彈琴的生活吧!


琴魔心念一轉,腳下便輕快似風,不愛路邊的種種世間花樣,一心只想飛快得回到愛築,恨不得此刻就已經身處竹山之中,愛撫著瑤光琴。

對於這樣的琴痴,老天不給面子的下了傾盆大雨,腳下踩的泥濘噴灑在沉綠的衣著上,鞋已浸濕,遂然扔開路邊摘取遮雨的荷葉,讓雨水徹底的浸濡。

整身溼透的琴魔經過一番折滕終於得以回到山中小築,卻赫然發現三年未踏入的領域乾淨的不像話,放置瑤光琴與無量琴的琴架邊有煙薰加以保持琴身的乾燥,而覆蓋在琴弦上那層薄衣,在在顯示出入侵者也是個識琴、懂琴、愛琴,之人!會是誰? 


這種根深蒂固的單純想法,促使琴魔不加理會入侵者逕自換了衣服便掀開薄衣撥撩許久未見的瑤光琴。

從旁門走出來的白無垢一見琴魔就眉開眼笑。

這個無可救藥的琴痴!

雪白透明的白無垢忙著打理身上的灰塵,細心的用水將染成土色的衣物清洗回亮眼的白,一聽到琴魔的聲音連忙的跑了出來,沒想到看到的居然是抱著琴不停愛撫,不停調整音色的琴痴!

看到這樣專心打理心愛之物的琴魔,白無垢不忍打擾轉身回到偏房,越過小竹門截取由山上引下小屋邊的小水流,聽著琴魔娓娓道來琴音,泡上一壺上好茶水,慵懶的趴上另一彈琴的座褟。

今天可是為了迎接琴魔回來而忙碌了一整天呢!也不想想三年不住的房子會有多少灰塵,縱然除去厚厚的塵埃,殘留著薄薄一層的黑灰還是全黏上竹節,怎麼看也看不出竹製家具的原本色澤!費了好大的勁呢!

白無垢疲憊地邊閉眼休息邊在心裡碎碎念,琴痴再怎麼改還是琴痴啊!念個詩號就不管房子裡有誰在裡邊,要是今天換成是別人怎麼辦呢?好不容易想到你這邊走動走動,居然變成大清掃,連字謝字也不說,只顧你那兩把破琴嗯!改正,兩把好琴,有琴沒人性的琴痴

彈琴深入其境的琴魔哪想的到躺在一旁的人是誰?只要不出聲打擾他彈琴的興致,是誰都無所謂,同是愛琴者更好!就這樣,直到琴魔興致告一段落才赫然發現身旁多了一團灰白色的小鹿。

原來是你阿!心中冒出原來如此的句子,琴魔貼心的跑到房中取出錦棉披上沉睡的白無垢。正要將錦被往上拉一點,迎上瞳孔是原先表情迷茫的灰白鹿而後見他輕綻芙蓉笑。

 


「我還以為你要彈到天亮呢!」剛睡起的白芙蓉在臉上泛起淡淡紅暈,煞是動人的點綴不經意的攝住琴魔的神志,然而遲鈍的琴魔沒有發現自己的糗態。

「我今天可是大老遠的從涼心居跑來幫你打掃房間喔!」巧笑倩兮,平日全身除了白再也沒有多餘的色彩,今天居然異於往常在一片紅暈中綻放淡雅的芬芳,撒嬌的姿態似乎與以往相識的他有出入,他是白無垢吧!自己沒有認錯吧! 



「已經有兩年沒有見面了吧!自從上次跟天魔路過你師傅的墳前祭拜後你想不想我這個老朋友阿?怎地不說話?」撮撮琴魔不怕養的腰間,除了琴痴還得要再加上呆瓜來尊稱他了!怎麼守完喪就變的笨笨的了?是哪裡出了問題嗎?依他魔界裡數一數二的智慧來研判,應該是每天無所事事,吃飽睡,睡飽守墓,守墓完睡,這樣不斷持續的單方向循環,使原本一個未來前途光明的魔界琴藝第一把交椅笨呆下去了。 




有這回事嗎? 


「好吧!好吧!算你是貴人,多忘事是你的本職。」皎潔黑白分明的水晶正映著不知如何達應的琴魔。自討沒趣的白無垢誇張的嘆了口氣,不饒人口吻流轉著魔界智多星的性格,甩甩壓在頭下當枕頭的雙手,賭氣似的轉轉白皙到不能再白的美頸。

「該不會是那句後會有期吧!」小心翼翼的問,唯恐白面書生轉眼變成黑面琵鷺。

白無垢聞言瞪眼「是你說等你守喪期滿後相約在流光水色的呀!你真是貴人,你還想不起來,我就讓你變成跪人!」真想甩他一巴掌!虧他期待了兩年。

真是一陣尷尬,怎麼說那也是兩年前的事情了,而且當時琴魔也不是真的想約誰在喪期屆滿後來到他的住處,獨自一人比較習慣,沒想到客氣敷衍的回應竟被當真了。

「你說你怎麼補償我這個用心良苦,謹記約定的人阿!」再次撮撮對方黑色腰帶,怨懟口氣極為明顯!

「我能我能我能怎麼補償你?」被那眼神瞧的心虛,連話都害怕的結巴起來。

「就這樣摟!」語畢,一抹輕盈的濕潤觸感碰觸琴魔乾澀雙唇,正驚訝著怎麼會被親吻的同時,笑得一臉得意的白無垢開心地跳開彼此的距離。

你一定餓了吧!我今早讓冰清燉了一鍋雞湯,你且彈琴等我。」偷襲的人兒快速離開事故現場,琴魔手指不禁意的撫上唇瓣,從心裡流動的情感慢慢加溫,那是什麼意思?一個吻催化了琴魔在心底的愛意,直覺得這份情感澎湃而洶湧!幾乎快將自己整個淹沒了!
是這樣嗎?到底是怎樣?


再度彈撥捻滑琴弦,感情迅速被琴律接收,越彈越快,越彈越亂,卻也越彈越明瞭,越彈越清楚

拉開白無垢覆在自己額上冰冷的柔嫩修長細指「你怎麼會來呢?」
「來赴你的約阿!你別跟我說你忘記你在你師傅的墳前答應過的事唷!」

 

 

 

「寒    宿  客,       中。        ,瑤      章。」不管是誰!先報上詩號總是禮貌,雖然這裡是自己的住處,但對於以琴會知音的琴魔來說,愛琴的人一定是性情溫和個性優良的好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